那些年我上過的男人1-5   人妻小說 

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



前言:



我不是當事人,當事人是我的好朋友,從上大學那會一直到現在的好朋友。



? ? 我們倆曾經試圖發展成情侶,但剛剛開始就結束了,因為相互之間缺少那種

情侶該有的感覺。所以,我們僅僅是異性好友,用現在比較流行的說法,我就是

她的男閨蜜,她就是我的紅顏。



? ? 我們無話不談,在我倆的字典裡沒有『禁忌』二字,所以我們知道不少對方

的私密事情。



? ? 看過不少自述類的小說,但大部分都是以男性角度講述的,一直想以女性的

角度描寫一下那些事,再加上我的這位好友生活經歷之豐富,所以在徵得她本人

的同意後,我打算以她的口吻來寫一部關於她的小說,記錄一些她經歷過,難忘

的點點滴滴。



本來想了幾個挺文雅的小說名,但我的這位好友說:「憑什麼做那事,就是

你們男人上我們女人?就不能是我們女人上你們男人?」



? ? 好吧,關於這個誰上誰的問題,我覺得沒有爭論的必要,也就遂了她的願,

用了這個比較犀利的標題,至少很吸引眼球,不是嗎?好了,言歸正傳,故事開

始:





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?第一章



「呼,好冷……」我使勁的搓了搓手,剛剛下班從辦公大樓裡出來,迎面而

來的冷空氣讓我渾身一顫。



? ? 大樓裡因為空調的緣故溫暖如春,而外面,瞧瞧地上微微積起的雪花,這麼

著都是零下了吧!真捨不得離開溫暖的辦公室。



「曉雅,這裡!」



? ? 尋著聲音望去,一個穿著黑色羽絨服的男子在前面拐角處向我揮手。他是我

的男朋友,輝,我們已經交往快大半年了。



? ? 這年頭都流行北漂,他卻反著來,離開了出生的北方,到我的城市來工作,

我常常調侃他這算不算是領導南下指導工作,而他總是一笑了之,我就喜歡他這

點,脾氣好。



我是個典型的南方姑娘,一米七的個頭不算高也不算矮,秀秀氣氣的一張臉,

不說顛倒眾生但至少也算是個準美女吧,呵呵,讓我小小的得意下。



? ? 父母都是員警,家庭條件還算不錯,我又是個獨女,父母也沒在我身上寄託

太大的希望,所以我連家都沒離開過,就在出生的城市讀完了大學,進入了一家

合資企業工作。



? ? 和輝是在一個閨蜜的生日宴會上認識的,他是我閨蜜的上司,五百強企業客

戶部的主管,名牌大學碩士生畢業。



緊了緊大衣,我一路小跑,沖到了輝的面前,他趕緊摟著我轉身打開了身旁

的車門,我急忙鑽了進去,車子裡很暖和,看樣子輝已經等我小一會了,車子空

調也沒關,深怕我凍著。



? ? 輝跟著上了車:「瞧你才穿那點衣服,你們女孩是不是天生不怕凍啊?」



? ? 嘴巴裡雖然在埋怨,但卻一把抓住我冰冷的雙手,塞進自己的羽絨服裡,頓

時一股溫暖讓我幾乎融化。



「好了,別肉麻了,我都快餓死了。我們去哪吃飯?」我抽回了手,臉紅紅

的。



「就去你上次說的那家新開的家常菜館吧,你不是說一直想去試試味道嗎?」



? ? 見我點點頭,他卻沒有開車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


「怎麼了?」我好奇的問到。



「曉雅,今天是週末了……那個吃完飯……今天能不能……別回去了……」

輝結結巴巴的,臉漲的通紅。



? ? 我當然明白他話裡的意思,我和輝都是成年人了,成年人交往難免會做一些

愛愛的事情,而且和輝也不是第一次了,但每次他提出要求的時候都那麼靦腆,

弄的我一個女孩子在這事上反而好像很大方似得,氣死我了!所以我決定要懲罰

他一下:「吃完飯去你家……」



? ? 就在輝的臉上浮起一絲得意的笑容時,我又補充道:「晚上11點之前必須

送我回家!」



「好吧,我的大小姐。」輝苦著一張臉,開動了汽車。



? ? 我正為自己又成功的戲耍了輝暗自偷笑中,眼角瞥到輝用手在褲包裡動了動,

褲包裡的手機亮了一下……



? ? 吃完飯我們一路回到了輝的住處,這裡是市郊的一套公寓,一百二十多平方

的房子,花掉了輝父母給他的以及他工作幾年來的所有積蓄。



? ? 進了屋子,屋子裡很暖和,看樣子空調早就開著,這死人,看來是有預謀的

啊!我狠狠的瞪了輝一眼,在他莫名其妙的眼光中,我將脫掉的大衣扔給他。



輝很快掛好大衣追了上來,從身後緊緊摟住了我,他的雙手在我的身上來回

撫摸,嘴唇親吻著我的耳朵。



? ? 我的耳朵是我的敏感處之一,特別是當耳垂被他輕輕咬住的時候,一股激流

讓我忍不住夾緊了雙腿。他溫柔的脫掉了我的職裝,只剩裡面白色的襯衣。



輝轉到我的正面,雙手熟練的解開了我襯衣的紐扣,我的一對小可愛暴露在

他眼前,34D的尺寸是我驕傲的資本。



? ? 輝的手指探進胸罩裡,在乳頭上來回撥弄著,觸電般的感覺讓我渾身哆嗦,

雙腿之間一種難言的感覺讓我幾乎站不穩。我一把推開輝,雙手捂在胸前,誰知

道他一個箭步沖上來,將我生生的摁倒在沙發上。



「別……我們進房間……」



? ? 我推著輝的肩膀,以前每次這樣他都會妥協,繼而抱著我走進臥室。可是今

天,輝卻像鐵了心一樣,死死的壓住我,嘴巴開始輕啄我的耳垂,雙手順著我的

腰身漸漸向下滑。耳垂被攻擊令我全身酥麻,再加上他的一雙大手隔著衣服在我

的身上遊走,渾身酥軟的我徹底放棄了抵抗,沙發就沙發吧,也不是只有床才能

做愛愛的事。



輝的雙手很快摸進了我的職裝短裙裡,「別……」我還來不及阻止,他已經

很暴力的撕破了我的褲襪。



? ? 「你幹什麼呀?」



? ? 我有點生氣了,使勁的推開輝,從沙發上坐了起來。



? ? 輝望著我,紅紅的眼睛,喘著粗氣,我第一次見他這樣,嚇的我愣坐在那裡

一動不動。他沒有給我過多的時間考慮,快速脫掉了自己的褲子,挺著那早已昂

起的所在,向我走來。



「不行,絕對不行,你還沒有洗澡……」我拼命搖頭,雙手揮舞著。



「張開嘴巴!」



? ? 輝幾乎是用命令的口吻在對我說話,眼神很兇,似乎我不照做的話會有很嚴

重的後果。



「我要回家了!」



? ? 我很生氣,交往這麼久以來,輝還是頭一次對我這麼兇,和以前溫柔的暖男

形象簡直判若兩人。本以為輝會和以前惹我生氣後一樣,很快的低下頭道歉,誰

知道,他卻兇狠的一手摁住我的肩膀,不讓我從沙發上起身,一手握住我不停揮

動的雙手,而那堅挺的下身卻直往我嘴巴湊。



我不停的轉動腦袋不讓他得逞,以至於他肉棒頂端的分泌物塗了不少在我臉

上,腥腥的,很難聞!



? ? 輝試了幾次,我堅決不妥協,他似乎放棄了,往後退開了身子。就在我以為

他幡然醒悟的時候,他卻一把將我再次摁倒在沙發上,腦袋鑽進了我的兩腿之間

……短裙被撩起,內褲被撥開,輝的舌頭舔舐著我的私處,舌尖不斷逗弄著我的

陰蒂,我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呻吟,全身就已經失去了力氣。



不知道過了多久,輝還在我的雙腿間努力著,此刻舌頭已經擠開陰唇,抽插

似的一進一出。



? ? 下身被攻擊的我就像被高壓電擊中一樣,整個人癱軟在沙發上,只能發出一

陣又一陣的呻吟聲,私處強烈的刺激讓我經不住夾緊雙腿,卻每次都只能夾住輝

的腦袋。就在我幾乎要到高潮的時候,輝擡起了頭,向後走去。



突然,一個人,一個全身赤裸的男人從房間裡跑了出來,填補了輝的空缺,

一下抓住了我的雙腿:「放開我!放開我,你走開!你走開!」



? ? 我努力蹬動雙腿,誰知道他的力氣很大,兩隻手就像兩把鉗子一樣,握住我

的雙腿不放,使勁的向兩邊一分,整個人壓了上來。



「你走開,你走開……不要,放開我!」



? ? 我歇斯底里的尖叫著,一邊拼命的用雙手推著身上的男人,一邊努力想從沙

發上撐起身來。男人就像一座大山一樣,死死的壓住我,一百多斤的體重再加上

男人的力氣,我註定無法從他手上掙脫,我只能將希望寄予在輝的身上。



「輝,救救我!輝……」



? ? 我盯著站在一旁的輝,雙手使勁的抽打著身上的男人。男人沒有多餘的動作,

他利用自己的體重壓住我不讓我掙脫,然後一手握著那噁心的東西,一手撥開我

的內褲。



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放開我……輝救我……」



? ? 我拼命搖著頭,雙手在男人身上又抓又撓,但一切的努力都無濟於事,男人

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身體向下一壓,頓時一陣撕裂般的痛苦從我的私處襲來,席

卷我全身:「啊……!」



男人完全沒有顧忌我的死活,那東西挺進我身體後,不帶絲毫停留,雙手把

我的雙腿呈M狀分開,手掌扶著我的膝蓋,借著沙發的彈性,開始在我身上來回

運動起來。



? ? 他的那裡雖然不是很長,但很大,將我的私處撐的死死的,每次挺進去的時

候,我的那裡就像塞進了一個巨大的塞子,幾乎要被撐破一樣,伴隨著他的每次

抽插,小穴口幾欲撕裂般的痛楚疼的我直冒冷汗。



? ? 而此時的輝,卻無視騎在我身上的男人,轉身走進了他的臥室,望著那道被

關上的房門,我絕望的閉上了眼睛。



木已成舟,再多的抵抗也是徒勞,小穴傳來的陣陣疼痛也讓我無法再聚集更

多的力氣掙扎,我只剩下雙手死死拽住沙發面的力氣。



? ? 男人見我不再抵抗,可能以為我已經放棄,雙手離開我捲曲的雙腿膝蓋,摸

到了我的胸前。因為襯衣紐扣早已被輝解開,所以他毫不費力的扒拉下我的胸罩,

掏出我的雙乳,而他的下身依然在我身體中不停的來回挺動。



? ? 雙乳在身體撞擊的餘力下,呈波浪狀的來回翻滾,那個混蛋居然伸出兩手食

指,在我的乳頭上彈撥,一陣陣刺痛從我敏感的乳頭上傳來,再加上私處那撕裂

開的疼痛,我幾乎要疼的昏過去了。



混蛋男人撥弄了一會,雙手終於離開了我的乳房,卻是一手摁住我的小腹,

一手捉住我的右腿,向後仰著身體,使勁的挺動下身,巨大的疼痛讓我再也無法

矜持,我不顧一切的大叫起來:「不要……好疼……不要……」



「好疼……輕點……求求你輕點……啊!」



混蛋男人很得意,臉上露出了笑容,但下身抽動的速度卻一點沒有降低,反

而更加賣力起來:「嫂子,你長的真漂亮!我老早就想幹你了,呵呵!」



? ? 嫂子?我記得輝是獨生,應該沒有兄弟啊。



仿佛看出了我的疑惑,混蛋男人接著說道:「我和輝哥是從小玩到大的鐵磁,

我們從來都是有福同享的,更別說女人了,我們的女友都是交換著玩的。雖然我

現在在幹你,但輝哥也在裡屋操我媳婦兒呢,我可心疼了!」



? ? 這傢夥滿嘴髒話,嘴巴裡說著心疼,可臉上卻盡是得意之色。



「嫂子,你可真緊!我輝哥沒把你伺候舒服吧?今天兄弟受點累,一定讓你

舒坦了!」



? ? 混蛋說著下身加快了抽插的速度。可能是說話分散了注意力,也可能是私處

漸漸適應了,總之疼痛感沒有那麼強烈了,我也恢復了些許力氣。我緊盯著混蛋,

咬著牙說到:「你們這可是強姦!我要去告你們,你們等著坐牢吧!」



「呵,還是個烈女子呢!我喜歡!」



? ? 混蛋說著,使勁挺了挺身,那東西打著轉又頂了進去,疼的我直抽氣。接下

來,混蛋不再和我說話,而是變著花樣的折磨我,先是一陣劇烈的抽插,接著又

是輕輕插幾下再使勁頂一下,反反復複,樂此不彼,看樣子就是個長年折騰在女

人肚皮上的貨色。



無法反抗,那就只能閉上眼享受了!我閉上眼睛,開始把正在自己身上努力

挺動的混蛋幻想成別的人。



? ? 輝?我恨不得亂刀砍死他,和他做愛,我會噁心死,怎麼會想他?



? ? 對,就是他了!只有他是從始至終真心待我的。腦海中浮現出那人的面孔,

想像著此刻是和他在做愛,下身的撕裂感頓時減輕了不少,只剩下些許酥麻,那

根東西也不再噁心,反而一次次撩撥著我快樂的神經,再往後,我甚至開始有了

感覺,下身陣陣快感,開始無法抑制的流出一些東西。



可能是見我不再喊疼,呼吸也開始變的急促起來,混蛋男人頓時興奮起來:

「嘿,嫂子,舒服了吧?我是不是比我輝哥厲害?」



? ? 我不理他,混蛋討了個沒趣。報復似的,雙手抓住我的腳踝,像劈腿一樣大

大分開,小腹死死的抵住我的私處,肉棒在我身體裡挺動。



? ? 這下肉棒插的更深,再加上他的小腹不時摩擦我的陰蒂,頓時一陣快感直襲

我大腦,我一時忍不住開始呻吟起來:「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」



「哼……哼……嗯……」



我的呻吟聲伴隨著混蛋的抽插,就像給他打著節拍一樣,他不由的更來勁了。

又是一陣激烈猛插,我雙手死死的撐住沙發扶手,否則,我真擔心自己被他頂下

沙發去。



「來,嫂子,我們換個姿勢!」



? ? 混蛋終於從我身上退了下去,此時的我已經無力的癱軟在沙發上。他一把抓

住我,將我翻了個身,讓我跪爬在沙發上,而他站在了我的身後。



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



? ? 我扭轉頭望著他,嘴裡念著毫無希望的乞求,混蛋望了我一眼,果斷的扶著

我的屁股,將我的內褲撥到一邊臀瓣上,肉棒再次挺進了我的身體。



? ? 此刻我的身體異常敏感,我甚至能感覺到混蛋的肉棒在我的身體裡,巨大的

龜頭每次抽出,再頂開小穴,狠狠的插進去,粗糙的肉棒在我小穴裡來回摩擦著,

腦子裡幻想著那個人,陣陣快感從身體深處湧出,我的呼吸越來越急促,我的皮

膚潮紅,我的呻吟聲越來越大,我甚至下意識的向後挺動臀部,配合混蛋的抽插。



快感越來越強,我瞇著眼睛,昂著頭,呻吟聲一聲高過一聲,呻吟聲中夾雜

著我的陣陣呢喃:「操我……使勁……對使勁操……操我……」



? ? 我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正在被強X,腦子裡盡是和他做愛的場景。身後的混

蛋一定聽到了我迷糊狀態下說出的糊話,以為是自己很得意,不由的加快了抽插

的速度。



終於,在他又一次使勁挺入我身體之後,那股被束縛的洪流終於破欄而出,

巨大的快感席捲我的全身,我渾身的肌肉都像篩子一樣劇烈顫抖,下身一次強過

一次劇烈的收縮……



? ?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


? ? 混蛋雙手捉緊我的屁股,身體開始沒規則的抽動,他射精了。當他從我身體

裡退出去之後,我無力的癱軟在沙發上,也顧不得收拾一下自己,任憑那噁心的

東西順著我的大腿流下去。



就在這時候,房間的門打開了,只見輝摟著一個全身赤裸的女人走了出來。

他們走到我的面前,然後女人躺倒在另一側的沙發上,而輝則分開她的雙腿挺了

上去,很快,客廳裡就充滿了陣陣淫蕩的叫聲。



? ? 我閉上眼睛,瞧都不想瞧這兩人一眼,輝已經在我心裡死掉了,這個人,我

不認識。



也許是我的無視激怒了輝,他摔下那女人,徑直走到我的面前,一把分開我

的雙腿,不顧小穴裡還在流淌著前一個男人那噁心的東西,就那麼直直的挺了進

去:「叫啊,叫啊,你剛才不是叫的很爽嗎?叫啊!」



? ? 輝來回挺動著身體,沖我直嚷嚷。



? ? 「你真讓我噁心!」我深深的瞪了輝一眼,眼中全是無盡的蔑視。



「噁心?總比你這個騷貨強,人盡可夫的騷貨!」



? ? 輝紅著雙眼,大力挺動著,同時雙手使勁的揉捏著我的乳房,直至又紅又腫

也不肯甘休。



「騷?我從來沒背著你找過其他男人,我哪裡騷了?倒是你,把自己的女人

拱手讓給別的男人玩弄,你還算是個男人嗎?」



? ? 即使乳房巨疼,但我也咬著牙,堅持不讓自己哼一聲。



輝的喘氣聲越來越粗,身體的速度也越來越快,一個激靈,他摟著我的大腿

不住哆嗦著……



? ? 我一把將射完精還趴伏在我身上的輝推下去,抓起茶幾上的紙巾簡單的擦拭

了一下我的下身。



? ? 還好,外面的衣服沒有破掉,雖然有不少折痕,但整理一下倒也看不出什麼。



整理好衣服,穿上我的大衣,我望著客廳裡的兩男一女說到:「還有什麼事

嗎?沒有的話我先走了!」



? ? 也許是我的過分冷靜把他們嚇到了,他們直愣愣的望著我,一句話也沒說。



? ? 我打開房門,就在要走出去的時候,我回頭沖屋子裡的輝說到:「你以為你

在和你的好哥們交換女友找刺激嗎?你以為你們是同等交換是吧?問問你的好哥

們,他的女友是哪裡找的!就這樣吧,我們結束了!」



? ? 說完我頭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間,很快就聽到屋內傳出輝的咆哮聲和他那混蛋

哥們的求饒聲,這一切都與我無關了。



走下樓,天已經黑透了,地上也積了不少的白雪。往手心呼了一口氣:「呼

……好冷!」




評論加載中..